要不猜疑很難
總是忘了那要相信你的感覺
忘了當初要體諒你為你設想的想法
或許是
想要心寬就心寬
想要自私就自私

想怎樣就想怎樣




我好像少了互相尊重 互相體諒
這最重要的一點




要放下自己的妄想真的很難
然後還要接受別人的想法更難
哇塞整個亂七八糟的

反正就是哀怨到不行



我想我還是很糟糕的人
非常非常糟糕的人




劉怡萱到底想要怎樣
到底想要別人怎樣
到底想幹嘛


我也搞不懂
fuck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萱 的頭像

I will be.

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